中绿传销骗局:投2900赚130万 危及平台就清理门户

作者:穷人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穷人怎么赚钱

秘密“绿色中间的传销”:一个2900万美元的骗局

2018年10月9日,成都女大学生李欢向四川警方报案称,她的父母从事传销,并向警方移交了大量由她卧底父母所在的“中路”传销组织记录的文字、图片和录音。

10月23日,中国反MLM协会主席徐莉从北京前往四川,从反金字塔计划中“营救”李欢的父母。李欢的父母说他们将不再进入传销组织。

当李欢的父母接受反金字塔计划的“拯救”工作时,新京报记者“潜伏”在他加入的“中国绿色金字塔计划”中。他发现,在“李欢事件”后,为了避免调查,“中国绿色金字塔计划”迅速改变了它的窝点,分散的金字塔计划人员最初集中在秦皇岛的主要住宅区,将“中国绿色”的名称改为“中国企业协会”,并将原来的“众筹模式”改为“共享经济”。MLM领导人主张建立“中产阶级”,夸大“西方经济侵略”,以增强内部凝聚力。伪造“国家政策”,通过展示黄金等财富来维持谎言。事实上,MLM组织既没有产品也没有实体。依靠私人资本积累财富,讲师的赚钱方式仍然是吸引人们加入组织。“投资29元赚130万”已成为该组织的目标。

一些传销高管表示,秦皇岛有数万人参与了传销,并在不同的住宅区租房子。为了避免调查,组织严格控制新来者的进入,新来者进入后需要接受“组织”检查。

10月25日,传销组织“中国商会”在秦皇岛的一家酒店包藏宴会厅,招待数百名会员,并在宴会上展示金牌,给每个人洗脑。由《新京报》记者吴江拍摄

第1课:“教师经验

李欢报告事件后,秦皇岛中路MLM组织不再集中住宿,其一个据点迁至秦皇岛海港区海一雪富社区12号楼1单元13楼的一个房间。王建民和他的兄弟王建军,来自新疆哈密,在这里租房子住。

10月23日,新京报记者作为新成员被送到王建民的住处。

虽然房间里只有几件家具,但为了接待新来的人,王旺买了一张木床,放在客厅里,客厅里种了几株植物。40多岁的王建躺在床上,看着墙上写的“赚钱方式”。他的兄弟王建和他对利润的分析显示出“完全的信心”。

王建民的家人负责宣传海怡雪富社区的新传销人员。

作为一名“讲师”,王建民给新来者的第一课是解释他为什么进入“组织”。今年年初,当他第一次来到秦皇岛时,他的兄弟王建华向他解释了如何“投资2900元,获得130万元”虽然投入的资金不多,但这不是金字塔计划。王不相信这样的“天上掉馅饼”。那天晚上,王趁人们不注意,买了一张票回到他在新疆的家乡。从那以后,他就停止了与他哥哥王建华的联系。但是今年八月的一天,一张王建华拥抱数十万现金并戴着一条大金项链的照片激起了王力宏的欲望。他又带着他的儿媳妇和老父亲来到秦皇岛。

在这个家庭里,大哥王建华有很大的发言权。通过他的介绍,四王和他们80岁的父亲离开新疆去秦皇岛寻找“财富”。

王建民在王建华介绍后加入了“平台”,学习“纯资本运营”。根据平台教授的邀请技巧,邀请新人不断加入以获取股份。

王建民的家庭也是“中国绿色MLM”组织更名为“中国商业协会”后发展最快的家庭之一。王建华是家族中最高的“领袖”,是传销组织的经营者之一,他的下落很难找到。即使面对王建民等兄弟,王建华在传销组织的地址和具体工作“也无法打听”。

新京报记者发现,王建华的“中国商会”属于新兴的“南方学校金字塔计划”。与过去以发展线下商品销售和控制个人自由为特征的“北校金字塔计划”相比,南校金字塔计划的特点是“纯粹的资本运营”,打情感牌,自由谈论生活和赚钱的梦想。

60多岁的刘文君是“中国商会”传销组织的老成员。10月23日上午,刘文君带了一个叫程兰的新人来,想邀请王建民做讲座。看到记者和程兰,王建民热情地欣然同意。

10月23日,一名女性“讲师”正在教会员如何在租来的房子里拉别人的头来赚钱。由《新京报》记者吴江拍摄

洗脑:“屈辱突击队”

程兰1976年出生于四川省大竹县的一个偏远村庄。一个月前,程兰和她的丈夫有情感问题。程兰一气之下,独自出去工作后结识了刘文君。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刘文君把程兰作为下线介绍到秦皇岛,并鼓励他参与传销。

起底“超级团购”:一部手机如何做成“传销生

资料来源:成都商报

什么是“超级团购”?

表面:新零售

超级团购(Super Group Building)是该公司建立的一个网站,专注于零售团购的新模式。这是一个集消费、分享和收入于一体的团购零售平台。颠覆传统网上购物模式,真正实现消费、推广和创收的一体化,为用户和商家创造和谐共赢的生态圈。

实际:“庞氏骗局”

这实际上是一个“庞氏骗局”。说白了,用完后进入市场的钱会给先进入市场的投资者(回扣)。当没有新的投资者进入市场时,资本链会在断裂时崩溃。然而,这个眼光独到的人一眼就能看穿,仍然吸引了这么多人参与其中。除了被洗脑,它还抓住了人性最关键的弱点——贪婪。

“2019年底,公司将进行全面股权分置改革;从2020年起,我将接受上市指导……”这是四川中天盛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盛兴公司”)向外界勾画的宏伟“美丽蓝图”。

然而,随着四川省乐山市公安局沙湾区分局发出的两次警告,这个“美丽的蓝图”戛然而止。8月5日,警方报告称,该公司许多关键人员因涉嫌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而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9月11日晚,警方再次报告,涉嫌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的龙岩、梁静等20名关键人员,经检察机关审查批准,被依法逮捕。

中天盛兴公司表示,2019年5月,“超级团购”单个月就卖出了30多万部手机,销售额达到5亿元,分支机构覆盖四川、重庆、陕西、贵州等8个省市……那么“超级团购”是如何运作的呢?中天盛兴公司是如何手机变成“传销业务”并扩展到全国8个省份的?几天来,成都商报红星记者进行了调查和走访,揭露了“超级团购”的运作模式、组织结构和秘密

犯罪

涉嫌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

“超级团购”母公司勾选

8月30日,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三街广场6楼的中天盛兴公司成都总部已经空无一人,玻璃门被密封。一个月前,这里的人们很忙。乐山市嘉定中路一栋办公楼26层,130公里外,中天盛兴公司的办公空间同时被查封。这是中天盛兴公司乐山总部和公司注册地。

中天盛兴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介绍如下:“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以双总部的形式在成都和乐山成立。公司主营业务涵盖新零售、新能源、新农业、新文化、旅游等多个领域,先后设立80多个分支机构,业务范围覆盖全国多个省份。

中天盛兴公司被查封当天,乐山市公安局沙湾区分局发布了第一条预警通知:根据群众举报,该局对龙岩等人依法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的案件进行了立案调查。最近,该局对依法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的关键人员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根据通知,经过调查,龙岩等人注册了四川中天盛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低价收购高端手机,以推荐奖项和提高团队绩效为噱头。通过“超级团购”电子商务平台,他们一层一层地离线开发获取非法利益。他们被怀疑组织和领导传销活动。目前,此案正在依法调查中。

9月11日晚,乐山市公安局沙湾区分局发布第二条预警通知:经调查,嫌疑人龙岩等人于2018年6月注册成立四川中天盛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建立“超级团购”电子商务平台,虚假宣传央企持股等信息,在新零售经济的旗帜下,利用团购模式作为噱头,编造订单数量,进行虚假交易,以短期投资高回报为诱饵,诱使人们离线开发,非法获取利益。

[/S2基地/]

新零售还是新MLM?

就像一个“雪球”游戏,没人在乎有多少手机被“卖出”。李说,事实上,公司实际发送的真正手机数量很少,绝大多数订单都只是一个数字,只有资金在流通。不管是服务提供商、经销商还是客户,加入他们的人都想从中赚很多钱。

商业模式:手机商业模式“高买低卖”和“花光所有的钱”

什么是“超级团购”?

根据中天盛兴公司的公开信息,“超级团购”是一个致力于零售团购新模式的网站。它是一个集消费、分享和收入于一体的团购零售平台。它颠覆了传统的网上购物模式,真正实现了消费、促销和创收的一体化,为用户和商家创造了和谐共赢的生态圈。”同时,该公司还表示,“超级团购也是一种省钱的神器,让消费者真正享受优惠待遇。”那么,这种“省钱神器”如何帮助消费者“省钱”?为什么又被怀疑是传销?

“事实上,这是一种‘回归一切消费’的商业模式。“几天前,成都商报红星的记者联系了在中天盛兴公司工作的内幕人士李先生。

根据他的介绍,顾客可以在“超级团购”平台上购买手机,并在时间过后提货。该公司可以把它们卖给批发商,并“赚取”数百元。

#p#分页标题#e#

目前,公司主要从事团购、华为、小米等主要品牌的手机。根据李先生提供的中天盛兴公司的价格调整公告,在“超级团购”平台上购买的手机产品价格低于官方价格,从每台1000元到3000元以上不等。价格确实很有吸引力。

为了消除客户的疑虑,中天盛兴公司还在“采购合同”中承诺,如果交货延迟超过3天,将会补偿一定数额的额外现金。例如,如果交货延迟超过四周,每位客户将获得1000元的退款。

一切看起来都“漂亮”,但是中天盛兴公司真的能以超低的价格送货吗?

李先生表示,中天盛兴公司首先从成都市泰盛南路购买商品,后来又从公司成都分公司等渠道购买商品。购买价格几乎与正常价格相同,没有多少便宜,有时甚至比商品供应紧张时的市场价格略高。该公司将以“超级团购”模式低价出售高价苹果手机。

“由于如此明显的损失,高买低卖肯定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李先生告诉记者,该公司的资本链起初几乎被打破了几次,但后来不得不提高集团收购价格,延长交货时间,并不断吸引更多新客户加入和积累资金来填补这个漏洞。

“利润”秘密:通过首都设定等级奖励

手机以高价和低价出售,中天盛兴公司显然不会总是亏损。那么,他们是如何盈利的呢?

李先生介绍说,当一些客户提出疑问时,中天盛兴对“利润”的解释如下:首先,他们通过公司成都分公司直接购买出厂价手机,完成一定的销售任务后,穷人怎么赚钱,将获得返利奖励。此外,它还收取低级服务提供商和分销商支付的管理费。

事实上,公司已经设计了一个“水平支付”的奖励模式。公司有几个层次,包括运营中心-服务提供商-经销商-客户等。通过开发新客户加入,公司获得非法利益的人数为基础。"这里的“头”不仅是传统的“人”,也是手机."这就像一个“金字塔”组织结构。每个级别都可以通过开发新客户或“新手机”获得不同的回扣。

据李先生说,普通客户每年支付36,000元的代理费就可以成为经销商,每笔手机订单可以返还200元。经销商可以在其服务提供商的订单达到500套后申请成为服务提供商。服务提供商每年支付36万元的代理费,每个手机服务提供商可以从公司获得400元的回扣。

此外,对于服务提供商推荐的每个经销商,公司将向服务提供商返还20%的代理费,并向服务提供商最高层的部门主管返还10%。运营中心由当地服务提供商组建,每年向公司支付4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的管理费。运营中心可以从整个区域内所有服务提供商的订单总额中扣除每台20元至30元的百分比。梁静负责公司的细分市场,从所有订单中抽取10元的比例。

手机是一个幌子:人拉得越多,回扣就越大。如果没有“新人”参与,崩溃将发生在[/S2/]

据知情人士李先生称,“超级团购”的本质是通过设计购买周期,让资本在更长的时间内稳定下来。然而,“高买低卖”模式不太可能盈利。在这种运营模式下,服务提供商和分销商不再关心他们销售多少手机。一方面,他们不断筹集资金,甚至借钱来增加订单数量,另一方面,他们不断开发更多的新客户来下订单。不管怎样,他们认为投资越多,发展的人越多,返利回报就越大。

"所谓的手机回购只是一个幌子。"李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公司将在购买周期结束后将回购资金转回给他们,他们将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再次下单,而手机只是一个可选道具。在尽快升级到经销商、服务提供商和运营中心后,他们将从“头”那里赚更多的钱。就像雪球游戏一样,没人在乎有多少手机被“卖出”。李说,事实上,公司实际发送的真正手机数量很少,绝大多数订单都只是一个数字,只有资金在流通。不管是服务提供商、经销商还是客户,加入他们的人都想从中赚很多钱。

李先生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庞氏骗局”。说白了,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和“白狼空手套”。用后入市者的钱,先入市的投资者将得到回扣。当没有新的投资者进入市场时,资本链会在断裂时崩溃。然而,一目了然的“传递包裹”游戏仍然吸引着众多服务提供商、经销商和客户参与其中。除了被洗脑,它还抓住了人性最关键的弱点——贪婪。

#p#分页标题#e#

当地警方在一份通告中称,传销活动是国家法律禁止的。传销组织者、领导者和关键成员进行犯罪活动,传销参与者参与非法活动,扰乱社会经济秩序,违反刑法和国家其他法律法规的。MLM参与者应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如有违法犯罪行为,应主动向警方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同时,请提高防范意识,自觉抵制和远离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