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高大电影2》票房不高,但乐高玩具一直在赚

作者:穷人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穷人怎么赚钱

乐高电影

乐高蝙蝠侠电影

乐高电影2:第二部分

乐高幻影忍者电影

“乐高”一词来自丹麦语“LEg GOdt”,意思是“玩得好”,拉丁语意思是“放在一起”。乐高的乐趣在于它几乎无限的组合可能性。看似简单的乐高积木有超过9.15亿种玩法。因此,尽管价格很高,乐高仍然受到不同年龄的人的喜爱,激发了无数人的想象力和独创性。这些小塑料积木已经把乐高从积木制造公司转变成一个跨越电影、电视和游戏行业的巨大玩具帝国。除了品牌本身无尽的创造力,乐高的成功还得益于知道如何依靠流行文化的影响将品牌文化渗透到各个行业生活的每个角落。

今年2月,北京首家乐高旗舰店在王府井开业,融合了许多巧妙的设计元素和身临其境的乐趣体验,收获了每日高流量的顾客。乐高早就不仅仅是一家玩具公司,从一个小型积木车间到一个横跨整个行业的乐高帝国。然而,3月22日上映的《乐高电影2:第二部分》(The Lego Movie 2: The Second Part)不仅在北美取得了普遍的成绩,而且还遭遇了与中国以往作品相同的“不服从”,10天内票房只有1700万元左右。

从与视频知识产权的合作衍生到2014年与华纳合作制作《乐高电影》,玩具电影向乐高的转型带来了巨大的利润。相关的乐高玩具电影会是乐高未来的营销重点吗?老牌玩具公司想转变成电影公司吗?

乐高产业布局

全行业跨界营销,牢牢把握时尚

早在2010年,乐高就与华纳影业及其华纳互动娱乐公司达成合作关系,拍摄了一系列乐高主题动画电影。与此同时,乐高已经从创建自己的故事线转变为与辛普森家族和忍者神龟等其他知名知识产权合作。2014年上映的《乐高电影》也是在这些合作经验的基础上完成的。通过这些合作,电影逐渐成为乐高品牌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3年,乐高和华纳兄弟影业宣布其下三款新游戏将使用自己的品牌“奇马”,并于2014年2月登陆苹果应用商店,占领成人市场。乐高蝙蝠侠、乐高漫威超级英雄、乐高指环王、乐高哈利波特和其他知识产权合作给乐高迷带来了新的乐趣。在过去十年中,他们为华纳兄弟互动娱乐(包括知识产权游戏)带来了约1.65亿美元的收入。

从电影到艺术品到社交媒体营销,乐高已经运用了各种内容营销技术,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称乐高是一家优秀的媒体公司,而不仅仅是玩具。

与华纳的合作

互动双赢

2009年,当时华纳的美籍华人制片人丹·林(Dan Lin)带两位作家来到乐高总部,表达他合作制作乐高电影的意愿。当时,20%-25%的年增长率使得乐高并没有过多关注电影带来的额外商机,直到华纳以相对创新的内容规划打动了乐高决策者:放弃现有的乐高故事,双方开始从头开始设计故事,并借助一部能够吸引各年龄段观众的乐高电影帮助玩具产品突破年龄范围(5-12岁)。

在一次采访中,乐高首席营销官朱莉娅·戈尔丁曾经说过,“与华纳兄弟合作的秘密是我们都允许对方做我们真正擅长的事情。”乐高设计师创造角色,华纳负责动画制作。因此,在两部主要电影中,乐高团队主要从事设计和模型制作。2014年《乐高电影》上映四个月后,乐高玩具的半年销量增长了11%,首次超过美泰。乐高成为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商,2014年年销售额为43.5亿美元,这是玩具巨头美泰59年来首次被超越。《乐高电影》全球票房收入4.69亿美元,制作成本6000万美元,这也让华纳受益匪浅。

与此同时,乐高电影给知识产权注入了新的活力。乐高组件的多样性和崇拜在好莱坞大片的经典角色和乐高玩具之间引起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创造了一个乐高电影的梦幻世界。乐高玩具被用于执行新的原创情节和角色设置,将儿童玩具提升到收藏品的行列,给旧的知识产权带来许多新的粉末,使其获得空前的商业成功。

新影院只有十分之一赚钱钱路渐远影院如何抗寒

原标题:“当“陆仟”逐渐消失时,电影院怎么能“御寒”?

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保持了快速增长的趋势。国产电影的票房从2012年的170.7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559.11亿元,影院数量也大幅增加。2017年,全国电影院总数达到50776家,居世界第一,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7.9%。正当人们期待中国电影在2022年达到60,000部时,电影院正面临着从今年开始的“寒潮”。据托普电影智库(Topp Film Think Tank)统计,2018年前10个月,近300家电影院关闭或停业整顿,潜在危机甚至更加严重。数据显示,在过去三个月中,由于业务调整和其他原因,多达2100家影院没有记录票房收入,占全国影院总数的五分之一。

关于

只有十分之一的新电影院能赚钱

在整个电影产业链中,电影院处于产业链的末端,但它们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电影票房的产出来自每一个屏幕。通常,穷人怎么赚钱,电影放映后,工作室或导演会抱怨电影院放映的电影太少,这表明电影资源对电影的票房有很大影响。

因此,在中国电影多年井喷的情况下,中国电影院的扩张速度也相当可观。2012年,中国只有13118个屏幕。仅在六年时间里,屏幕数量就增加了四倍。然而,出席率和看电影的人数并没有随着屏幕数量的激增而迅速增加。特别是在银幕扩张的后期,电影院主要进入了四、五线城市,但这些地区观众数量的增加非常有限。2018年,全国平均入学率从2015年的15%降至13%。

快速扩张、电影出勤率停滞、出勤率下降以及剧院租赁和运营成本上升,将导致单个屏幕输出和票房收入的毛利率下降,从而导致供不应求的局面。因此,新开业电影院的经营业绩自然难以保证。业内人士透露,在过去两年中,只有十分之一的新开电影院能够盈利。

快速扩张“兴美”迅速衰落

很明显,这位前投资宠儿再也无法继续风光下去了。此外,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边缘的小电影院,也发生在大电影院。不久前,明星美容电影公司旗下电影院的欠薪事件颇具代表性。据报道,2013年兴美只有83家电影院。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兴美通过收购和建设迅速扩大了电影市场。截至2017年底,兴美控股在全国拥有365家电影院和2290个屏幕。

据伊恩统计,2017年,兴美集团的电影业务占市场份额4.67%,在全国影视公司中排名第四。然而,电影结构的迅速扩张和过度分散所留下的后遗症增加了运营和管理的难度。兴美公司曾经只有7000万元,但它必须支持365家电影院的运营。矛盾终于在2018年开始加剧。

因此,兴美影院在全国各地经历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包括长期拖欠子账户、员工工资、店铺租赁和影院收购等。结果,许多被告被带上法庭。

据此前媒体报道,北京回龙观兴美电影城、望京兴美电影城、济南兴美连电影城和青岛兴美东方城的店铺因拖欠物业费或租金而被迫关闭,而位于北京繁华地区的兴美国际电影城世界贸易日订单店则被出售给二东电影公司。

导致

“医院线”有“统一疾病”

从最近披露的医院上市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来看,总体而言,各公司上半年收入增速明显低于过去五年的平均复合增长率,未来医院上市公司整体增速应保持放缓趋势。此时,电影市场也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大环境。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上,轻媒体董事长王长田直言不讳地说:“资本正在退出影视市场。在未来一两年内,数以千计的电影和电视公司将关闭。”

电影市场的繁荣一度引发了电影建设的热潮,早在几年前,该行业的许多电影制作人就对这种形式提出了警告。香港电影制作人吴思远一直说,电影院是一项文化事业,是对电影的文化承诺,需要长期投资,而不是短期行为。

吴思远表示,虽然国内电影资源比香港强大无数倍,但国内电影盲目追求票房份额,导致电影集中,出现“一千人一面”的局面。电影院可供选择的电影数量有限,所有电影院基本相同。因此,许多电影都很拥挤,无法放映,这对整个电影的发展非常不利。

我们怎样才能经营好电影院?业内人士表示,电影院很容易从外界赚钱,但实际上它们是一个利润微薄的行业,需要长期稳定的运营。票房收入分层分配后,留给电影院的总利润只有10%左右,不包括巨大的水、电和劳动力成本。可以看出,电影院不仅要靠卖电影票来创收,还应该从粗放的单一经营模式向多元化经营模式转变,比如从衍生品和电影院销售中引进新产品,赋予电影院更多的功能。提升私人定制服务,甚至将强大的策展能力、学术研究等活动应用到电影院的日常生活中,让电影院发挥更大的潜力。只有这样,电影院的专业性和差异化才能得到体现。(记者小杨)


(编辑:宋新瑞、赵夏光)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