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丹麦走向全球,打造最大的垂直一体化鞋企

作者:穷人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穷人怎么赚钱

[中国鞋网-亮点分析]在福布斯今年3月发布的全球个人财富排名中,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30岁以下的“千年财富”只有8个。其中一人是丹麦马术国家队运动员安娜·卡斯普扎克(Anna Kasprzak),她曾出现在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第14跑道上,并与队友一起在2017年FEI欧洲锦标赛上获得丹麦第二名。她还在丹麦哈德斯列夫经营一个赛马场。然而,她个人财富的主要来源是她背后的家族企业——丹麦舒适鞋和皮具品牌Ecco (Aibu)。

安娜·卡斯普扎克与哥哥安德烈·卡斯普扎克和母亲哈尼图斯比·卡斯普扎克一起拥有爱步的部分股权和继承权。

1963年,安娜·卡斯帕扎克的祖父卡尔·图斯比(Karl Toosbuy)在丹麦布雷德伯罗创立了爱步。此后,该品牌已在9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拥有2200多家店铺。与此同时,它拥有14,000多家门店,雇用了21,300名员工。到2017年,Ecco鞋的年产量将达到2000万双。

爱步2019年4月发布的2018财年财务报告显示,净销售额同比增长2.7%,至13.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税前利润同比增长9.2%,至2.01亿欧元。

[创业简史/s2/]

爱步最初被命名为金星,但在1978年被重新命名为爱步。2004年,卡尔·图斯比去世后,他的女儿汉尼·图斯比·卡斯普扎克继承了这家公司。

17岁的学徒卡尔·图斯比(Karl Toosbuy)一直有一个明确的起点:生产适合自己脚的实用舒适的鞋子。“重视时尚的人会穿意大利或其他地方制造的尖头窄鞋。当我看到它时,我总是想,“它一定很痛!”。“

卡尔·图斯比30岁出头,在哥本哈根经营一家鞋厂,但他想拥有自己的公司。1962年,卡尔和他的妻子比尔特在丹麦报纸《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上登了一则广告“WHO Wantus”,寻找商业伙伴。

卡尔·图斯比夫妇的风险投资来之不易。他们卖掉了房子和汽车,带着当时5岁的女儿汉尼搬到了丹麦农村。他在布雷德布罗租了一家闲置的工厂。1963年,公司正式成立。第二年,他们雇佣了74名员工。起初,该公司只生产鞋,然后慢慢扩展到皮革制造,并逐步扩大配件和小皮革产品。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爱步开始了全球扩张模式:1982年在丹麦开设了第一家零售店。同年,品牌鞋的销量达到100万双。1994年,爱步进入美国市场,同年被评为“年度鞋类公司”。

爱步于1997年进入中国市场,并于2012年成为业内首批聘请发言人的品牌之一。1998年,该品牌的第一家旗舰店位于伦敦牛津街。2011年11月,爱步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美国购物中心开设了第1000家店铺。该品牌还开始在日本和塞浦路斯开展许可业务。

全球布局,完全控制整个供应链

据Ecco称,该公司目前是世界上唯一一家从上游到下游完全控制的大型制鞋公司——2000年,Ecco的所有生产和销售过程,包括皮革生产,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新加坡工作的爱步全球鞋类生产和采购总监斯科特·菲利普斯(Scott Phillips)表示:“我们几乎在生产和运营的所有方面都是自营职业者。我们生产皮革和鞋子,并且有许多自己的仓库。我们还有自己的零售店和电子商务平台。”

几年前,爱步将其运营中心迁至新加坡。斯科特·菲利普斯说:“[转会的目的是为了更接近我们的工厂。我们生产的70%在亚洲,其余30%在欧洲。如果日常操作在丹麦进行,操作会有点麻烦,因为它很远。这也将有助于吸引亚洲人才。然而,由于新加坡没有任何劳动密集型产业,如何为品牌供应链找到人才成为一个大问题。但机遇也是挑战。”

所有加入Ecco供应链的人都需要多年了解该品牌的生产流程。换句话说,加入公司后,你会去工厂自己做一双鞋。“我们称这一过程为‘从牛到鞋’,这给了我们的员工很多内部见解。”对于员工的个人发展,Ecco采用“绩效+员工参与”的模式。一般来说,70%的员工直接做这件事,20%指导他们,其余10%纯粹是学术性质的。斯科特·菲利普斯说。

1996年,Ecco在丹麦建立了一个研究和设计中心Futura。自2009年以来,葡萄牙已成为品牌研发中心的所在地。

目前,爱步在荷兰、泰国、印度尼西亚和中国都有制革厂。它生产的皮革也用于时尚、体育和汽车行业。该品牌98%以上的鞋是在葡萄牙、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中国的自有工厂生产的,其余几只鞋是在印度的授权工厂生产的。

微视网媒:扎堆移动出行,不挣钱小事,先占坑

关于移动旅游,各大汽车公司酝酿已久,现在他们终于挑起了一场激烈的战争。虽然运营模式仍在探索中,盈利模式仍不明朗,但移动旅游以其广阔的前景吸引了国内外汽车企业进入市场。尽管这不像自行车一样共享一根羽毛,汽车公司有太多的作业要做,以改变他们的移动旅游服务提供商。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是一个快速迭代和变化的市场。

每种方法都有自己的坑。

7月22日,一汽、东风、长安与苏宁、腾讯、阿里巴巴联合打造的旅游平台T3 Travel正式亮相。

7月25日,丰田宣布,丰田和滴滴将与广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联合成立合资企业,为在线汽车司机开展汽车相关服务。丰田将向滴滴和合资企业投资总计6亿美元。

此前,广汽旅游平台“如琪旅游”推出,滴滴作为股东提供技术平台及相关服务。6月28日,软银和丰田联合赞助的移动旅游公司莫奈(Monet)宣布,已与五十铃、铃木、斯巴鲁、大发、马自达、日野和本田五家日本汽车制造商达成协议。这七家汽车制造商将对莫奈进行战略投资,包括股权投资和业务协同。

目前,旅游领域的科技水平和市场模式在整体环境中还远远不够完善。汽车公司的各种运营更像是在行业变革到来之前迎头赶上。

可以看出,汽车公司安排移动旅行有两种主要方式。一是建立自己的公司,经营自己的品牌。例如,吉利独立推出了“曹操专用车”。吉利也成为中国第一家具有合法资格经营在线汽车租赁的汽车公司。长城汽车下的“欧拉(参数|图片)旅行”也包括在内。去年8月,长城推出欧拉旅行(Euler Travel),开展长期和短期租赁、分时租赁和在线租车服务。它专注于长城的纯电动汽车,并计划到2020年拥有自己的20万辆汽车。

二是联盟,汽车公司与汽车公司之间的合作,汽车公司与互联网旅游平台之间的合作,这被认为是传统汽车公司进入旅游领域的更快捷方式。作为旅游领域的领导者,滴滴出行自然是汽车公司的首选。目前,一汽、东风、BAIC、SAIC、广汽、吉利、比亚迪、丰田、大众、雷诺-日产-三菱、滴滴等30多家国内外汽车制造商(参数|图片)有合作。

直面汽车市场下跌风险

从长远来看,移动旅行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蛋糕。麦肯锡预测,到2030年,移动旅游和大数据业务将为汽车业带来1.5万亿美元的额外收入。毫无疑问,汽车公司在现阶段正在计划他们的旅游业务,以便在未来分得一杯羹。

目前,移动旅游领域对汽车企业更现实的意义在于消化生产能力和展示品牌。

随着市场的整体下滑,纯电动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取得了良好的增长,但实际上很大一部分纯电动汽车流入了行业用户和租赁市场。纯电动汽车充电困难和续航时间短引起的里程焦虑是影响消费者选择纯电动汽车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双积分政策和更严格的油耗限制都推动了传统汽车企业向新能源和纯电力方向发展。在消费者尚未完全接受新能源汽车和纯电动汽车的时候,移动旅行已经成为消化电动汽车生产能力的有力工具。

此外,通过移动旅游服务,汽车公司可以大大提高模型和品牌的曝光率,并促进销售。

对汽车公司来说,成为旅游服务提供商并不意味着放弃制造汽车,而是意味着掌握一个完全独立的渠道来购买自己的汽车、维护、修理甚至回收它们。投放的车辆将成为高频盈利平台。尽管单一利润相对较小,但他们将能够获得长期稳定的利润,以应对汽车市场下滑的风险。

面临许多挑战

与滴滴和优步相比,汽车公司的移动旅游业务从一开始就承载着多重目标:推动品牌推广,推动整车销售,特别是新能源汽车,获取汽车联网大数据。

#p#分页标题#e#

无论是跨国汽车企业还是中国品牌,都很难实现对目标的绝对专注,而这些往往与创建纯粹共享的旅游平台相冲突。例如,是选择自有品牌模式,还是对所有品牌完全开放。

从实际应用的角度来看,各大汽车公司的旅游服务提供商都采用自己的模式和独立、专属的APP模式。想要体验不同型号的用户需要下载不同品牌的应用,这非常不方便,严重违背了用户需求的逻辑。

汽车公司最大的优势是汽车,但汽车在分享旅行中并不重要。

从当年滴滴优步的战争到美国代表团不久前放弃探索在线租车市场,大家都很清楚,争夺共享旅行的不仅仅是汽车,还有汽车背后强大的运营能力和体验服务。即使像滴滴这样在激烈的竞争中幸存下来,它在运营和服务等许多方面仍将面临困难。如果它稍微放松,穷人怎么赚钱,它可能会被推到祭坛的底部。

更大的挑战是盈利。以迪迪为例。其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滴滴当年亏损109亿元,滴滴自2012年成立以来从未盈利。在分时租赁领域,很少有企业盈利。与资本运营更好的网络汽车相比,整车公司更注重盈利能力。在移动旅游领域的大量投资不仅会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甚至会拖累企业。

例如,福特的前首席执行官菲尔兹(Fields)渴望让福特成为一家科技公司,却被迫“辞职”,因为大量资金投资于智能驾驶和共享旅行,严重影响了利润表现。

因此,对于有能力、有实力的汽车企业来说,移动出行的布局需要为“持久战”做好充分准备。由于移动旅游在现阶段仍是一项“烧钱”的业务,所以它是汽车公司合作探索的一个选择。

该资料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边肖将其删除。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