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元一节的线上外教课是怎么赚钱的?

作者:穷人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穷人怎么赚钱

(原标题:一个13.8元的在线外籍教师班是如何赚钱的?)

在阿卡索经历了一对一的英语课程后,我完成了一生中第一次与外国人的对话。

约会后,时间一到,外教就发来了来自QQ的视频请求,一位来自菲律宾的年轻女外教,棕色皮肤,略显肥胖,被接通了。在闲聊中,我了解到对方23岁,刚刚大学毕业,并且是平台的专职外籍教师。

打了一个简单的招呼后,外教发了一本PDF版本的课本开始上课。这个20分钟的课程包括与扮演角色的外籍教师进行阅读对话,解释文章的意思,分析词汇和增加扩展阅读。

这种形式的在线英语教育近年来受到了资本和用户的高度追捧。2018年,由科茨、腾讯、红杉中国和云峰基金联合牵头的行业明星项目VIPKID完成了5亿美元以上的融资,估计价值超过200亿元。

与VIPKID不同,后者位于一、二级城市,专注于北美在家学习的外籍教师,acaso已经以每天13.8元的价格跌至三、四级城市,吸引了高性价比的普通家庭儿童。据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志斌介绍,acaso目前拥有4000多万用户,平均单价约为1万-1.5万元,重复购买率约为80%。

阿卡索创始人兼CEO王志彬

在教育轨道上,网上儿童英语已经是红海了,VIPKID、51talk、Da English、新东方在线等项目已经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acaso的最大优势在于定位和性价比的差异,而难点在于基于低价的课程质量和用户体验。

中国学习英语的大难题:

燃烧维度:你最早创业的想法是什么?

王志斌:我于2011年在香港和深圳开始创业。在此之前,我在外资银行做了七年对冲基金,接触了许多科技转型的案例。我发现教育领域的转型相对缓慢,资金少,科技水平低,人才少,中间机会多。在实现财务自由后,我想做一些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情,我已经投资了教育行业的改革。

燃烧维度:根据你自己的经验,教育行业最大的痛点是什么?

王志斌:教育内容缺乏个性化。我的中小学在香港,我的大学在英国。在中国,大班是在大班里教的。我没有机会接受和国外类似的小班教育。我意识到我们在这方面有共同的需求。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学生一直在写和读英语,敢于说英语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此外,家庭收入和支付能力是主要的限制因素。我们需要做的是有高性价比的个性化内容,让学生敢于说英语。

燃烧维度:创业后你踩了哪些坑?

王志斌:我经历了很多尝试和错误。在2012年之前,我们开始向美国人教授数学。后来,我们发现这种商业模式并没有建立起来。我们对数学没有太多的需求,单价太低,我们负担不起成本。后来,我也经历了从大班到小班的英语培训,最终达到了现在的一对一的局面。我添加了人工智能,并结合了在线和离线。

燃烧维度:目前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什么?

王志斌:acaso有一对一的在线英语和离线外教BOX。该平台为三个班级提供了QQ、电子教室和skype,其中我们自己开发的电子教室是主要工具。外籍教师BOX看起来像一个迷你KTV。用户可以扫描代码输入,唱歌聊天,模拟面试,口试,娱乐和游戏等。主要目标用户是三、四级城市人口。

燃烧的维度:一线和二线城市用户对“说英语”的需求更大,但在低迷的市场中,可能并不迫切需要学习英语口语。

王志斌:从宏观角度来看,重视英语口语受到了政策和全球化趋势的影响。用最短的时间和最低的价格,它必须有一个市场。现在一线城市的英语口语考试分数越来越高,如果推广开来,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肯定会跟上。像日本这样的国家已经经历了这个过程。

一万名低成本全职外籍教师,主要来自南美、东欧和菲律宾

燃烧维度(Burning Dimension):在当前每节几百元的市场形势下,acaso每节13.8元的单价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你怎样才能降低成本?

王志斌:定价与效率成正比。许多品牌主要宣传北美外籍教师。他们的观众主要是中国一线城市的一小部分人。他们的单价应该足够高,足以支付获得客户的成本。我们正在削减的是大众消费,受众广泛,单价低,门槛低,转化率相对较高。同时,我们注重提高管理效率。

燃烧维度:教师是教育品牌的核心要素。acaso有多少外籍教师,他们来自哪里?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