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嫌做微商不赚钱在家卖淫 接单生意遇抢劫险丧命

作者:穷人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穷人怎么赚钱

最初的标题是:那些认为自己不能通过做小商人赚钱的女性走了一条“弯路”,在一次生意中损失了10万元后几乎死去。

我听说微型企业从未走出家门,月收入已经超过一万元。萧静(化名)非常感动。经过深思熟虑和与男朋友讨论后,她开始做微型生意。为了方便与买家联系,萧静再次申请了微信。但是最近,她收到一笔交易,她不仅没有赚钱,还损失了10万元...

原来,在萧静开始做微型生意后,她发现这个生意根本赚不了多少钱,但只赚了足够的吃和穿。一次偶然的机会,小京在朋友圈子里看到了有人“露风”(卖淫)的消息,发现卖淫非常有利可图。小京感动了。萧静还认为她的男朋友经常工作到很晚,而且不在家,她觉得家里还有卖淫的机会。因此,她很快就在男友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微信这一商业渠道发布卖淫新闻。

去年10月5日,一个陌生人贾小静的微信来找“娄凤”。经过讨价还价,双方协商出一次1300元的价格。在确认她的男朋友没有上晚班回家后,萧静让她晚上10点左右回家。那天晚上10点左右,有人敲门。萧静一开门,李牟青就冲了进来,绕到萧静身后。一只手抱住了萧静,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鼻子和嘴。

与此同时,李牟超也跟着进来,与李牟青合作,将萧静的手放在背后,将她的头压在地下,捂住鼻子和嘴巴。

在控制了萧静之后,他们用胶带封住了萧静的嘴,并将她的手绑在背后。然后,李谋超拿出一把刀,放在萧静的脖子上说:“我告诉你,不要喊,不要叫,我们最近遇到了一点困难,只是想找钱,我也不想伤害你,只要你乖乖合作。”

因为害怕,小京马上点点头,示意李谋超把头放在书架上拿钱。不久后,李谋超在书架上找到了2000多元现金。然后他问小静的银行卡在哪里。当时,因为粘在萧静嘴里的透明胶水没有粘牢,她仍然可以说话,直接告诉他们。按照萧静的指示,李谋超去卧室找了一圈,但找不到银行卡。因此,他让李牟青护送荆进卧室。

拿到银行卡后,李谋超拿出萧静的两部手机,试图用萧静的指纹解锁。但是因为萧静的手被绑在背后,穷人怎么赚钱,她不配合,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打开手机。李牟超不耐烦地说:“如果你不诚实,我会让我哥哥抓抓你的脸,然后刺你。”萧静听了之后,顺从地配合他们解锁手机,并给出了支付宝和银行卡的密码。

知道密码后,李谋超独自走进卧室,锁上门,开始打电话。打完电话后,她一再强迫萧静交出几张银行卡。每次我发现一张卡片,李谋超就走进卧室打电话,偶尔过来让萧静按下手机上的指纹。在此期间,李牟青提醒他打开水龙头掩盖自己的声音。

过了很久,李牟青和李牟超用透明胶水捆住萧静的脚,收紧双手,封住嘴巴,用衣服遮住眼睛。完成后,两个人把静抱到床上,把绑在静手上的绳子固定在床架上。

之后,小京坐在床上,隐约听到两个人走出卧室的声音,然后听到水龙头的声音越来越大。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一个非常低的开门和关门声音。猜猜他们走了,小京开始拼命挣扎,试图挣脱带子和绳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京终于解开绳子和透明粘合剂,她立刻走到手机前,发现支付宝62000元和银行卡45000元已经转账。因此,她立即跑到警卫室报警。

警方调查后,嫌疑人李牟青、李牟超和赵牟红很快被捕。三个人到达后,他们都认罪了。事先计划好分工后,这三个人抢劫了萧静。其中,赵牟红和萧静约好了,负责开车去接她。当李某清扮演客户时,李某超协助李某清控制萧静并抢劫她。

根据赵谋宏的声明,李谋超每次进屋都给他打电话,与他讨论将小静银行卡和支付宝的钱转移到哪里。赵牟红建议转移到一个赌博应用的充值账户,然后联系客服提取现金。由于赌博充值账号不固定,每次转账前需要与客服确认收款账号,所以李牟超每次转账都会给赵牟红打一次电话。

经检查,发现犯罪嫌疑人李谋青、赵谋红、李谋超预谋非法占有被害人10万元以上,其行为涉嫌抢劫。日前,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向地区法院起诉了三名抢劫罪嫌疑人。

记者应梦萱新民晚报记者卢哲

570亿代餐行业鱼龙混杂 打减肥擦边球成微商赚钱

随着对肥胖问题的日益关注,市场上出现了各种减肥和减肥产品,尤其是各种膳食替代产品,这些产品由于服用方便和减肥疼痛程度低而迅速流行。

《第一财经记者》的调查发现,由于目前没有替代食品的国家标准,这也导致了替代食品行业的野蛮发展,好人和坏人混杂在一起。大量食品已成为替代食品,并被推广或建议具有减肥功能。然而,由于合同制造的简单性,它们甚至成为小企业的摇钱树。

与好人和坏人混在一起的替代食物已经成为小企业赚钱的工具。

山东消费者唐女士被朋友圈里的一则微型商业广告深深打动,广告说,“减肥可以赢得20万元的奖金。”根据广告,如果你购买一定量的咸味消食粉替代产品,你可以参加减肥竞赛,并有机会赢得昂贵的奖品。该品牌也是新开发的在线红色食品替代品牌之一。

这家微型企业不断发布成功使用代餐减肥的对比照片和视频。在一段视频中,一名自称是北京外籍高管的女性出现在一个活动现场,并声称自己在6个月内瘦了47公斤。目前,已经发展了一个月收入超过8万英镑的微型企业代餐销售团队。

但是,唐女士在与代购食品销售人员接触后发现,对方提供的价值690元的代购食品是6箱水果味的方便食品,外包装上没有减肥的内容。在产品的成分清单上,产品包括芡实、薏米、山药、茯苓、魔芋和其他产品,看起来像一种粗粮粥。

客服人员告诉唐女士,服用这种产品,她一个月可以减掉8 ~ 15公斤。在发送的宣传材料中,还声称“效果特别好,穷人怎么赚钱,对下体肥胖”和“内分泌调节”等。

记者在先锋晓官网上看到,产品介绍中没有提到减肥的字眼,但在成功案例的内容中,发布了一些使用代餐减肥的案例和对比照片。据官方消息,该餐饮公司成立于2016年,但声称在两年内,CUHK拥有600多家代理商,年销售额超过6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该产品主要在微商业渠道销售,并建立了严格的五级代理体系。从一级代理商、首席代理商、销售总监、合作伙伴到高级合作伙伴,所售商品的总价格和折扣各不相同。成为一名董事需要17,000元的货款,而高级合伙人需要支付160,000元。高级代理通过开发低级代理获得不同级别的代理差异,从而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销售系统,在高级合作伙伴的领导下拥有多达2000名低级代理。

在众多代理商的朋友圈子里,发布了大量诱人的信息,如订购、销售和赚钱,如一个2天内收入超过4万元的下线代理商,一个月收入数万元的宝妈等。

根据对该产品生产许可证的查询,第一财经记者发现这批产品是由山东迪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查询数据显示,该公司是速食食品、固体饮料和压片糖果的制造商和供应商。

后者的客户服务部表示,上述替代食品是公司在合同基础上生产的食品,类似产品也可以在合同基础上生产。配料主要是谷物,果粉增加口感,魔芋粉增加饱腹感。一般来说,一盒的最终价格是20元左右。如果数量很大,它会更便宜。

在微商务和主要电子商务网站上,有不少类似的产品。除了代餐饮料,还有多种代餐饼干、代餐棒、代餐奶昔和其他种类。其中有许多“胖老虎”和“159”在线红色品牌,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这些产品中有许多在宣传材料中暗示或声称减肥、瘦身、瘦身和其他内容。

曾经经营餐饮酒吧项目的天津商人刘春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事实上,许多餐饮产品的经营模式非常相似。商标注册后,利用食品生产企业的生产资质承包生产的成本很低,销售价格往往是成本的几倍,从而有足够的渠道利润来促进经销商的销售。同时,也有必要定期举行活动,如吸引用户参加减肥竞赛。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流程简单,网上餐饮广告种类繁多。安徽的一家工厂甚至给出了500盒的最低门槛,这意味着它可以以10,000元以上的价格拥有一款自包装的在线红色餐饮产品。

行业标准的缺乏和替代餐概念的滥用

近年来,随着肥胖问题的日益严重,替代食品正进入爆发期,但缺乏标准已使行业陷入混乱。

目前还不清楚市场上有多少替代品牌。2019年初,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发布了全国第一份关于代餐粉行业的白皮书,称2018年有406家企业,市场需求达到60亿元。然而,代餐粉只是各种代餐产品中的一种。

中国品牌研究所食品研究员朱彭丹表示,中国的替代食品经历了两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专业线餐替代产品,主要由专业公司或保健品公司组成。现阶段,全餐替代产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代餐产品更具功能性,越来越多的快餐消费者参与其中。

然而,不难发现,由于缺乏标准,膳食替代的概念已经被混淆。

#p#分页标题#e#

中国营养与健康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膳食替代的概念是一种从国外直译过来的相对流行的产品。然而,由于缺乏相关标准的限制和管理,市场相对混乱。在营销过程中,也很容易出现边缘球或夸大的虚假宣传。行业需要加强标准化和管理。

另一方面,盲目使用代餐带来了更多的健康问题。在市场营销中,代餐的概念明显扩大,甚至误导了市场。

据报道,2019年2月,宁波一名23岁女孩因肝功能衰竭,在吃了半个多月的代餐粉和代餐饼干后不得不接受肝移植以减肥。

尽管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它也暴露了盲目消费替代餐带来的问题。例如,代餐是几餐,应多久使用一次代餐,代餐的营养成分应包含什么,如何在不造成伤害的情况下达到人体的最低营养标准,企业推出代餐产品的科学依据是什么?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曙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换餐的主要目的是减肥,但在正常情况下,换餐应该有助于肥胖人群在保证微量营养素摄入的基础上控制营养摄入过量的问题。然而,许多产品生产商不了解营养,只专注于降低产品的卡路里含量,而消费者不知道这关系到什么,在销售人员的帮助下盲目购买和食用。

餐饮业监管亟待突破

吃替代食物已经成为肥胖人群减肥的途径之一。中国营养学会出版的《中国肥胖防治蓝皮书》也将替代食品列为健康有效的减肥方法之一。

中国餐饮业正步入快车道。据欧睿国际统计,2017年中国餐饮市场将达到571.7亿元,预计2022年将达到1200亿元。但该行业也面临监管挑战。

第一位财经记者了解到,在中国健康食品的27项功能声明中,减肥功能已经包括在内。目前,市场上也有一些具有减肥功能的“警察战术单位”替代保健食品。截至2018年6月,国家有关部门已批准392种减肥功能产品。

申请“警察战术单位”,企业需要具备保健食品的研发和生产能力;同时,产品需要在指定的国家实验室进行测试,包括产品稳定性测试、动物测试和减肥功能测试,然后由主管部门进行专家组审查和批准,这将大大提高行业的门槛和标准化程度。

然而,作为一种减肥产品,餐饮业为何不严格纳入保健食品的监管范围呢?

知情人士说,在卫生部管理保健食品的早期,它批准了一批具有减肥功能的保健食品,但自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以来,没有批准过类似的产品。新的市场监督总局目前还没有计划将替代食品纳入保健食品的管理。

李曙光表示,膳食替代本身也很难纳入健康食品管理,因为在现有的减肥功能中,大多数产品都类似于阻碍脂肪合成、促进能量消耗、加速排泄等原则,这与膳食替代的原则大相径庭。

记者了解到,由于缺乏现行标准,业界希望先规范餐饮市场。

据中国营养学会科技服务与项目部负责人金舟介绍,中国营养学会推出的第一个食品营养标准群体标准预计将于本月公开征求意见,但她没有透露标准的具体内容。


参与制定集团标准的美国公司坎贝尔(Campbell)回复第一财经,目前世界上没有强制性的替代食品标准。在中国,坎贝尔的标准是以中国居民的膳食结构和权威机构的科学膳食营养指南为参考,以确保在每天更换1-2餐的同时满足膳食营养需求。因此,他们建议国内餐饮机构的标准应根据中国居民的饮食结构和肥胖趋势,制定符合中国居民生活习惯和体质的餐饮标准,为行业提供参考。

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数据显示,康宝莱也是全球最大的营养替代食品生产商之一,其在中国销售的替代食品已经通过了保健食品注册。

然而,一些受访者认为,国内餐饮业好坏参半,但集团标准并不是强制性标准,这些标准的有效性还有待观察。

李曙光认为,目前热门的代餐概念已经吸引了许多新顾客。消费者减肥的愿望是直接和盲目的。短期内很难解决代餐市场的混乱局面。最好教育消费者如何科学减肥。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