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徕互娱分红“离奇出走” 昆仑万维实控人幕后操盘

作者:穷人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穷人怎么赚钱

(原标题:休闲娱乐红利《奇怪的逃跑》昆仑万伟真实控制器幕后操作)

2016年底,昆仑万伟旗下的棋牌游戏公司北京休闲娱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休闲娱乐”),其总估值为20亿元,现已成为公司的核心业务支柱——2017年净利润9.32亿元,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5.63亿元。

记者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从2018年5月到7月,休闲娱乐领域出现了许多股权变动。股东人数从高峰时的21人减少到8人。股权高度集中在昆仑万伟及其实际控制人周亚辉。

回顾过去,昆仑万伟收购休闲娱乐是耐人寻味的——公司已与宁波眉山保税港陈海客翻译风险投资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陈海客翻译”)联手收购100%的休闲娱乐,其中昆仑万伟控股51%。完成后,陈海科立即以原价将所有股份转让给周亚辉和大量投资者。

根据昆仑万伟披露的数据,休闲娱乐无疑是一个超级赚钱工具。为什么持有股票的投资者会退出?昆仑万伟为什么不完全拥有合并?频繁的股权变动意味着什么?

记者从休闲公司互助娱乐相关方了解到,昆仑万伟要求休闲公司互助娱乐的部分股东在股权变更过程中放弃优先购买权。与此同时,一些股东还发现,闲置公司共同娱乐账户中的巨额资金已无缘无故转出该机构。

截至今年5月,徕卡娱乐因某种原因突然要求股东在活动结束后签署2017年红利股东大会决议,即在2018年5月28日签署2017年股东大会决议。7月,股东还被要求签署2018年上半年股东大会关于分红前的决议。不仅如此,公司还要求部分股东签署确认函,同意代表陈海科收取2017年及以后的休闲娱乐红利,股东今后有权要求陈海科偿还。更奇怪的是,股东收到的股息仅为实际股息的64%。即使考虑到预扣所得税,仍有大量资金被预扣。

陈海可翻译成,这家曾经代表周亚辉和投资机构购买休闲娱乐49%股份的空壳公司,现在可以为休闲娱乐收取股息。这种奇怪的现象怎么能掩盖错综复杂的利益安排呢?

在巢的掩护下,没有蛋。昆仑万伟为了共同娱乐而收购雷州的两年正是棋牌游戏受到赌博质疑、监管变得更加严格的两年。其股票的变动、资金的随机转移和股息的非凡安排都使人们关注业绩的真实性。

“国际象棋和纸牌游戏将在2017年下半年受到严密监控,因为它们涉及变相赌博。今年上半年,大量行业领袖被捕,他们的业绩大幅下滑。”几款棋牌游戏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自2017年以来,徕卡娱乐有限公司特色的几款本地棋牌应用的日、月活动持续大幅下滑。然而,徕卡娱乐有限公司一直在推广其仅销售房卡的商业模式,其业绩持续上升。无与伦比的数据背后的秘密是什么?”

休闲娱乐公平的“低调”集中

今年年初以来,休闲娱乐的股东人数从20人迅速减少到8人,昆仑万伟及其实际控制人周亚辉的总持股量增加到94%。为什么其他股东愿意把他们有价值的股份让给闲置的雷州来共同娱乐,“下金蛋的母鸡”?

回首2016年,昆仑万伟12月15日宣布,其全资子公司西藏坤诺赢展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坤诺”)和陈海可一共同收购休闲娱乐100%股权。此次收购价值20亿元,其中西藏库诺出资10.2亿元收购雷州娱乐有限公司51%的股份,穷人怎么赚钱,陈海科出资9.8亿元收购另外49%的股份。

截至2017年1月9日,昆仑万伟将再次发布公告,陈海可将休闲娱乐49%的股权转让给周亚辉(昆仑万伟实际控制人)、北京宝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宝莱坞”)、莫比魔术(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莫比魔术”)和在线旅游(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在线旅游”)等19家投资者。迄今为止,休闲娱乐的股东人数已经增加到20人。

工商信息显示,在这些新股东中,西藏库诺持有《北京奇迹》10%的股份,其中周亚辉曾担任董事。莫比魔术队拥有周亚辉25%的股份。对于在线旅游,昆仑万伟的全资子公司宁波昆仑金点持有股份...

自2018年5月起,休闲娱乐股东名单再次变更。根据工商数据,截至7月24日,徕卡只有8名股东。其中,库诺在西藏的持股比例已增至59%,新余金灿投资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余金灿”)已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35%。

据调查,周亚辉对新余金灿的贡献为99.99%,这意味着他在休闲娱乐方面的权利和控制权大幅增加。

至于上市公司,昆仑万伟并没有具体披露闲置雷州娱乐的份额从51%增加到59%,但只有今天发布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持股比例为58%。隐藏在近200页报告中的“微小变化”实际上是1亿元或更多的利益转换。据昆仑万伟本人披露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休闲娱乐所有股份的价值已达到61.73亿元,仅相当于股份的8%,价值近5亿元。此外,休闲娱乐(原)股东中仍有许多上市公司关联方。是否有应披露但未在股份转让中披露的关联交易仍有待监测和调查。

TCL把挣钱的业务卖给管理层 押宝的面板却处熊市

(原标题:47.6亿元打包出售资产TCL集团卸下包袱的举动令人费解)

TCL集团重组商业“象棋游戏”以再移动八个孩子。公司计划将TCL实业、惠州家电等八家公司的股份打包出售给关联方TCL控股,总成交价为47.6亿元。

此次出售的资产包括TCL集团的智能终端业务,如消费电子和家用电器及相关配套业务。此次交易后,上市公司将专注于半导体显示器和材料业务。虽然此次业务重组被视为TCL集团核心业务战略转型的一步,但交易过程中基础资产的估值以及交易后对上市公司可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等许多细节都折磨着今年年底的资产出售大戏。

营业收入减少了一半。

根据资产出售草案,此次出售的资产包括八家公司的股份,分别是TCL实业100%、惠州家电100%、合肥家电100%、酷友科技56.50%、尹柯商业100%、TCL工业园100%、单纯形75%和葛创东智36%。本次出售标的资产评估值合计39.65亿元,成交价格47.6亿元。交易价格包括TCL集团和TCL金控在基准日之后向目标公司及其子公司新增的实收注册资本8.03亿元。

具体来说,TCL实业、惠州家电和合肥家电主要从事消费电子、家电等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久友科技和客户语音商务(Customer Voice Commerce)主要为上述终端产品提供在线销售、售后服务和语音通话服务。TCL工业园区主要为上述终端业务提供厂房和办公物业的开发和运营服务。简易交易所主要为上述终端服务的供应商提供应收账款信息服务;格创同治主要定位于向终端服务出口智能制造和工业自动化解决方案。

TCL集团表示,重组后,上市公司将出售智能终端及相关配套业务,保留以半导体显示、材料和工业金融为主的业务。公司将集中资金、人力和技术等资源发展半导体显示产业。与此同时,这一重大资产重组是为股权转让支付现金。TCL控股在接受终端业务的同时,还接受了150多亿元的计息负债和5万多名员工。该上市公司通过资产出售收回47.6亿元现金。预计在重组完成当年实现税前重组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资产和利润将增加。

尽管此次交易从视觉上看似乎给TCL集团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金钱和白银,但此次出售的八项资产背后的消费电子和家电等业务占了TCL集团营业收入的50%。公告显示,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显示,2017年上市公司营业收入为1117.27亿元,本次重组后的2017年上市公司营业收入总额为505.1亿元。这意味着此次重组后,TCL集团的营业收入将缩水一半。鉴于其主营业务的变化和经营规模的下降,上市公司如何确保其未来的可持续盈利能力值得质疑。

对目标资产估值合理性的质疑

到年底,上市公司卸下负担、调整结构、提高业绩的情况并不少见。然而,在他们摆脱债务的同时,他们也减少了一半的收入。这笔47.6亿元的交易值吗?记者进一步询问了八家公司的资产评估情况,发现基础资产升值的细节值得思考。

以TCL产业为例。截至基准日2018年6月30日,TCL实业100%股权净资产账面价值为-11.71亿元,评估值为-7.98亿元,评估值为3.73亿元。评估增值主要来自TCL实业的可出售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和固定资产。财务数据显示,TCL工业过去两年的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TCL实业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9.16亿元、-14.58亿元和-2059.7万元。

从表面上看,亏损的TCL实业在评估中获得了相当大的价值。然而,持有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TCL实业以-7.98亿元的估值出售,这实在令人惊讶。

公共信息显示,TCL产业拥有272家子公司。TCL电子、TCL通信和通力电子是TCL产业的重要子公司。其中,TCL电子于1999年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截至10月31日,TCL工业持有TCL电子52.89%的股份。目前,TCL电子的总市值超过70亿港元。通力电子于2013年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其主要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视听消费电子终端产品。目前,穷人怎么赚钱,通力电子的总市值超过16亿港元。截至10月31日,TCL工业持有其48.7%的股份。TCL电信的主要业务是手机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该公司于2004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并将于2016年退出市场。目前,TCL工业拥有51%的股份。

根据合并资产负债表,截至2017年3月31日,TCL实业的负债总额为385.95亿元。TCL工业看起来很漂亮,但以这种价格出售却让人们感到苦恼。

事实上,这次出售的资产含金量位于TCL工业园区。本次出售标的资产评估值合计39.65亿元,其中TCL工业园区100%股权32.94亿元,增值14.78亿元,增值率81.42%。据该公司称,价值的增加是由于子公司权益的账面价值是投资成本,而房地产估价的增加导致净资产估价的增加,因此长期股权投资估价的价值增加。

#p#分页标题#e#

草案显示,TCL工业园区的主要业务是开发和运营TCL集团的智能终端业务厂房、办公物业等。它是TCL集团的房地产经营管理平台。截至本报告签署之日,TCL工业园区及其重要子公司的主要资产为土地,公司收入主要来自房地产租赁收入和开发收入。据悉,TCL工业园区在广州、深圳、惠州和武汉设有15家子公司。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今年8月至10月,TCL工业园区的子公司TCL科技工业园(武汉)有限公司在位于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的三块地块上共获得16亿元。但是,本次评估未考虑此期间后事件的影响(评估基准日期为2018年6月30日)。

从这个角度来看,本次交易的14.78亿元的估值是否充分考虑了当地土地和房地产价格上涨的因素,估值是否合理公平,值得继续关注。

韩玉坤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